1. 首页
  2. 佛来过

傅翀散文书法之—-当千娇百媚横生你依旧波澜不惊

导语:傅翀,旅游商报社社长、总编辑、陕西旅游商报传媒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、总经理。旅游商报(前西安旅游报)、旅新网、旅游商报网创办人。傅翀先生系陕西省书法家协会会员,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。多次获得文学、书法各种奖项。出版个人专著、小说等文学作品多部。傅翀先生从生活中得到感悟,从而用文字抒发出来,更是他对人生百态的领悟。

傅翀散文书法之----当千娇百媚横生你依旧波澜不惊

当千娇百媚横生你依旧波澜不惊

  浪子燕青在凌霄阁就待了一句半话儿的功夫,李师师的心里就有了天翻地覆的变化。那金阁香暖不啻天上人间的所在不再使她心静如水,门外小厮一连三遍低声细语说圣上酉时就到,她也没有嗯出那微细的轻声。
傅翀散文书法之----当千娇百媚横生你依旧波澜不惊
  浪子燕青麻搭素衣,低声对她说,我家官人翌日未时来访,明显顿了一下,似从珍珠帘子的细小缝隙看到了她的漫不经心的一瞥,妹妹!这两个字像天边轻雷瞬间滚过起伏的草叶,直抵师师的耳畔。赵诘可从没有这么叫过她,娘子是惯常称呼,聊无异趣的时候一声嗳,算叫过了,那个时候会贴着耳根哼唧心肝儿。虽然师师不是很喜欢赵诘,甚至有时候生出可有可无的念头来,但是并不排斥他,不论他来的时候惊天动地前呼后拥,还是小轿简从,身边一两个细腻的女儿一样的宦人。她明白,从摇窗的细缝里不经意的看下面,会看到路人一样的高大壮汉,在徽星楼下踱步,那是御前护卫,出手夺命的猛士。但她还是爱不起来赵诘,这座徽星楼里有她想要的一切,金玉美食,珍奇玩物,灵花异草,湖石虫鱼,就是锦绣阁那架血红的珊瑚树也比慈宁宫的高出一粉盒,南越国把这架珊瑚树运到杭州,光肩夫就死了三个。赵诘是爱她的,超过了宫里那些千娇百媚,只要她愿意,进宫封位不是没有可能,她的艳名天下皆知,赵诘有的是办法,为了心上人儿再难的事情也能想出办法来。师师在徽星楼已经住了一年多,就是梁山战事最吃紧的时候,赵诘也没有拉着。那天,无锡的百年女儿红刚吃了一盏,小厮在外间低声却急促的说道,老爷,高太尉有前线急报!老爷是赵诘,居然说出了高太尉,朝里赵诘以下最厉害的角色,可见有多么紧要。等着!赵诘说了声,继续对酌。第二次赵诘再来时,与师师说宋江捉了呼延灼,呼延灼是朝廷军队的门面,祖上威风八面,比那教头林冲重要的多,高太尉才冒死禀报。师师嗯了一声,她是极聪明的女子。可她还是爱不起来,身体慵懒起来,妆也不似以前那样精细了,有时候甚至随便的把乌黑厚密的长发琯在头顶,哇!赵诘分明是叫了一声,盯着看了一会,抓起绿色粉笔在白娟布上画下她的侧像。赵诘是绘画的天才,李师师说了声画的真像。她被这个天下第一宠爱着,几乎不会说赞美一类的话了,她说赵诘画的好,那就是真的好,许多年后,人们看了赵诘的画,还是惊艳于他的观察入微着墨精准,是啊!他有独步天下的模特,这是顺理成章的事。
  赵诘纤长的手指轻柔滑过李师师的臀部,她轻轻但坚决的推开了。她能感觉到片刻间的静谧,那是他的惊讶突兀甚至愤怒,这是以往从未有过的事情。微风里珍珠帘子轻微的晃动着,她突然想到了浪子燕青,那天他说完话准备离去的当口抬头往里面瞥了一眼,师师也正不经意的往外看去,褐色麻衣的头罩里一张俊俏的男人脸庞,阳刚里一丝桀骜冷峻,鼻子的侧线如一刃剑阳,李师师的心咚咚的跳了起来,她下意识站起来去揭那帘子,浪子燕青已经悄然离去。她怔怔的站在那里,恍若梦境。
  她的世界出现了两个男人,一个位及天莽,号言极土,她天假绝色艳逼雌群,得以吸夺宫帷,可是她并不快乐,她在最高物质的河流上漂浮,却沉降不下那颗华艳的心。浪子燕青的突然出现,像巨石坠海激荡起万朵浪花,她的心如惊蛰里的竹笋升腾起来,她有一种冲出徽星楼的渴望,不带走这里的所有一切,她要飞升,去往燕青的方向。她懵懂里知道燕青是宋江手下的人,梁山反贼,那又何妨!她不爱赵诘,也不留恋富贵,一只青春的鸟儿必须向青山的方向飞去,浪子燕青就是她的青山。
  为什么人在美梦里不愿意醒来,因为现实太过残酷,你曾经的得到,会在不经意间失去。
  佛指。2019.10.7.西安。
傅翀散文书法之----当千娇百媚横生你依旧波澜不惊傅翀散文书法之----当千娇百媚横生你依旧波澜不惊

原创文章,作者:admin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sxone.cn/347.html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联系我们

400-800-8888

在线咨询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邮件:admin@example.com

工作时间:周一至周五,9:30-18:30,节假日休息